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一件清代“半成品”水丞引发的思考

发布日期:2020-11-18 02:25 作者:诸葛计划

  康熙朝创烧了马蹄尊,流行于康雍乾三朝,其形制有两种,高者为瓶,矮者为水盂。笔者的这件“半成品”(见图)即为矮马蹄水盂。放在文人书斋案几上的水盂分两种,有嘴的称“水注”,无嘴的称“水丞”。这件水盂无嘴即为水丞。

  青花瓷器一般的烧造工序是:在素胎上画好青花图案后罩一层透明釉后入窑高温一次烧成。这件水丞画好青花图案后没有罩釉就直接入窑烧制,严格意义上讲这是一件未成品。缺少了外面这一层透明釉让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水丞底部瓷匠旋坯成器的一圈一圈的纹路,也可以用手在水丞的内壁抚摸到一层一层的旋坯痕迹。一般的成品瓷器因为有最外层透明釉,从而将一圈一圈的纹路一层一层的痕迹作了掩盖。这件水丞让人直观地感受到了如何旋坯成器,也让观者见识到了所谓的糯米胎。虽然没有最后一道透明釉的保护,但因一百多年来的多个主人对它的精心呵护,所以水丞的内外所粘的污垢并没有理论上来的多和厚。用手触摸可以感觉到水丞的胎质极为细腻,瓷化程度很高,用手指敲击有清脆的金属声。从胎质的细腻程度,从瓷胎颜色的白皙程度,从修胎的规整程度判断,它应是清时的精品瓷器。

  没有了透明釉的罩色,在水丞的整个外壁的青花呈现着青黑色。将水丞的整幅画面展开,是一幅写意十足的山水画。江边蜿蜒的斜坡,层峦叠嶂的小山,坡上的细柳,山上的苍松,崖边的梅树,岸边紧致排列的房屋,崖下翘顶的亭台,空中飞舞的大雁,水面飘荡的小船,船上独钓的人,手上细长的鱼竿都采用线描手法描绘出来。松梅粗壮的树干,房屋的两个侧面,亭台边宽敞的路坪,斜坡边的近水,远处的山脉,江中静谧的水,水上独钓的人在勾勒的基础上平挫青花。画者用布局合理的框架,动静和谐的搭配,透视深邃的远近用轻重回转的笔,将“四王”笔下“春江独钓”的深远意境放飞了出来。一般的飞雁都是排列有序为一队或成“人”字形,《说文》载:“雁,知时鸟,大夫以为挚,昏礼用之”,而该水丞所画的雁并没有排列有序,笔者推测这也许并不是雁,而应是应了杜甫的“江碧鸟逾白”中的捕鱼的飞鸟,寓意着春到好时节。

  如此一件修胎规整、青花画工精致的水丞,怎会未上釉而直接入窑烧制,成为一件未成品最后流传于世呢?

  《马未都说收藏》中提到历史上有青花五彩的半成品因当时没来得及再补上彩二次入窑就流入民间,但这样的半成品图案不完整,看不出画的是什么。而这件水丞除了房子,部分树干和树叶来不及平挫青花外,其他的构图都已经勾画得较为完整;青花五彩的半成品罩有外面的一层透明釉,而该水丞只是素胎画好青花没有罩釉就入窑烧制。笔者猜测也许是某位窑工家里有位博学多才的书生,但窑工生活贫困,不能提供儿子文房中的五宝,在某一天的机缘巧合将这件未成品的水丞没有罩釉而直接进行了烧制,这样的产品是不能进入官家也不能进入市场的,作为一件废品,窑工也就可以带了回家送给那寒窗苦读的儿子。也因为该物的来之不易,所以历经百年,除了粘有污垢之外没有任何的损伤。

  这样一件“一洗人间氛垢矣,清心乐志”的文房第五宝,在助古人文思之后,成为笔者的几案之珍,让笔者在赏心悦目中读古物、品古物,不亦妙哉!


诸葛计划
诸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