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相应地减少产量

发布日期:2020-03-26 07:57 作者:诸葛计划

  鲍杰军此前曾撰文分析,“在新一轮产区迭代中,淄博、高安、藤县很具有代表性,淄博是生态被破坏的产区代表,高安代表改造的产区,藤县代表新兴的产区。”

  疫情下,藤县的陶瓷企业情况如何?3月8—9日,陶城君与科达洁能董事长边程、科达洁能副总裁钟应洲等“组团”,先后走访了欧神诺、蒙娜丽莎、协进、新舵、瑞远、新瑞福等6家陶企。目前藤县中和产业园内的陶瓷企业基本已经复工复产。

  欧神诺:2月10日开始复产,3条窑均已点火,一半左右的产量供给工程渠道。

  瑞远:2条生产线条生产线,产品主要销往西南地区,包括贵州、四川、广西等。

  金舵:原以为三年内,陶瓷企业会归位,但疫情后可能要往后推一年,这个过程中,很多工厂会倒下,这是不争的事实。

  疫情下的藤县陶企,利用成本、区位优势,大企业积极扩展工程渠道,火力全开;小企业辐射西南地区,灵活生产;供应链配合方面,作为世界陶瓷装备企业龙头老大的科达洁能董事长边程保证“我挣钱,你省钱”,为陶企提供低于市面采购价、保质保服务的产品,从这个角度而言,”科达的利润基本是供应商给的,不是客户(陶瓷厂)给的”。

  2018年,藤县先后引进欧神诺、蒙娜丽莎、海欧住工、简一等。根据藤县公开的数据,目前藤县中和陶瓷园区已完成征地2万多亩,有18家陶瓷生产企业、16家配套企业签约入驻,已投产企业17家,已建成生产线条。

  2天的时间内,陶城君先后前往蒙娜丽莎、欧神诺、协进、新舵、瑞远、新瑞福等陶企工厂进行参观。疫情下,大企业开足马力,蒙娜丽莎、欧神诺、协进的生产线基本都全部点火生产,蒙娜丽莎3月底,4条生产线均要全部出砖;协进二期生产线日出砖。

  藤县当地的资源优势为大型陶企“争夺”工程渠道提供了成本优势——在蒙娜丽莎广西生产基地,其原料仓的占地面积将达到613亩,“毕竟藤县的石粉很有优势。”蒙娜丽莎萧志强表示。

  而工程渠道的迅猛增长也成为了大企业“底气足”的原因之一。2019年,欧神诺工程营收约37.54亿元,占比75%;蒙娜丽莎目前签约地产战略客户70 余家,头部地产客户较为集中。陶城君拜访广西欧神诺生产基地时,欧神诺屈彬也表示,“有一半左右的产量供给工程渠道。”

  2月10日,广西欧神诺开始复产,目前生产基地内的3条窑均已点火,日产量合计为7万㎡左右,主要生产瓷片、仿古砖和抛釉砖,日产量分别为4.1万㎡、2.15万㎡、8000多㎡。

  蒙娜丽莎广西生产基地则选择“春节不停工”。“我们第一条窑是初九点火生产的。”蒙娜丽莎萧志强说道。陶城君到达时,蒙娜丽莎广西生产基地的办公大楼还在施工,工厂里已经有2条窑开始出砖,主要生产800×800(mm)的抛釉、仿古砖。“这个月底前打算4条窑都要出砖,”萧志强说道。

  协进广西生产基地内目前则有2条生产线(mm)的全抛釉;其二期生产线(mm)的大理石瓷砖。“(全国)陶瓷产能方面,今年肯定还会下降,不过广西这边销售还可以,”协进企业总经理王辉煌分析说,“因为受疫情影响比较小,工地施工等方面的管控没那么严格。”

  在工程渠道的竞争上,屈彬介绍道,陶企需要拼品质、拼成本控制、拼资金实力。除此外,为服务好不同的房产商客户,欧神诺还分别设置了不同的服务团队进行对接,包括碧桂园、万科、恒大等。“这样服务会更系统化、更高效,而且人员稳定,也有利于长期维护与客户的关系。”屈彬说道。

  大企业火力全开,小企业依托藤县的区位优势,一方面深耕本土,一方面主销西南地区,打“薄利多销”牌。据了解,目前广西藤县仍未对陶企进行强制性的“煤改气”要求,产业园内的大部分陶企生产燃料仍是以水煤气为主(蒙娜丽莎是园区内首家以天然气为主要燃料的陶企)。

  瑞远陶瓷在广西藤县共有4条生产线条生产线(mm)规格的内墙砖为主;新瑞福在藤县共有2条生产线(mm)规格的全抛釉、仿古砖,受疫情的影响,另外1条则要迟几天再复产。“大家现在都是开一半的样子。”新瑞福副总经理周航东介绍道。

  瑞远和新瑞福的产品主要销往西南地区,包括贵州、四川、广西等。“疫情的冲击是肯定的,不过好在广西这边受影响不大。”瑞远总经理罗胜坚表示,“我们主打就是这个片区,客户(还算)比较稳定。”

  也因此,不少深耕本地的陶瓷品牌市场销售还算良好。虽然是正午时分,但在某陶瓷展厅内,陶城君看到仍有顾客上门挑砖,展架上,800×800(mm)的大理石瓷砖店面售价为28.8元/片。

  不过,罗胜坚也表示,比起疫情前,市场的总量肯定是会下滑的,“我们现在就只能灵活生产,在需求放缓的情况下,相应地减少产量。”

  除了成本、区位优势外,近年来,越来越多企业认识到成本控制的重要,从供应链方面进行改革,积极智能化生产。以蒙娜丽莎和协进的智能化生产车间为例,其生产线人左右,“后续完善了之后,按集团公司的规定,每条生产线个人左右。”萧志强说。

  广西协进引进了科达洁能的智能整线生产装备,并首次采用了陶瓷工厂智能管控系统。据王辉煌介绍,目前广西协进正在生产的2条生产线人左右,如果单论生产线上的员工,一条生产线人左右。

  此外,科达陶瓷工厂智能管控系统还可以帮助陶企实现透明化生产,实时监测设备的生产运行情况,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因为生产设备的稳定性的下限实际上是我们生产的上限,一旦设备故障了,如果企业没有一个及时补救措施的话(便会拖累生产)。”科达洁能相关负责人解释说。

  作为上游供应商,边程在走访过程中屡次强调,科达和陶企合作是“我挣钱,你省钱。”他以部分电子配件举例,科达从供应商手中一次性大批量采购配件,而倘若陶企自行采购的话,其到手的价格比从科达手中拿到的还要高,从这个角度而言,”科达的利润基本是供应商给的,不是客户(陶瓷厂)给的”。

  为更好地进行服务,科达还决定将广西服务中心扩产一倍,加大配件仓,做到24小时送货上门。“第一,(科达能)提供价格优势,第二在质量方面,科达做到保真;第三,服务方面,科达能提供专业、准时的售后服务。”

  目前疫情还在全球肆虐,对陶企而言,建筑工地动工难、原材料供应紧张、材料市场不明朗等问题也带来了众多的挑战。可以说,这是一场所有陶瓷人都无法置身事外的集体考验。

  金舵集团董事长罗有成表示,“我原来想的是三年以内,陶瓷企业会归位;这次疫情以后,可能要往后推一年,这个过程中,很多产区的陶企会遇到政策调控,或产品结构调整,很多工厂会倒下,这是不争的事实。”

  陶城君也认为,产区优势固然重要,最终哪些陶企能够存活,哪些陶企会被淘汰,还将留给市场来考验。

  陶城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仅为陶城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诸葛计划
诸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