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从佩特拉到死海)

发布日期:2019-10-12 14:04 作者:AG平台

  从玫瑰沙漠搭了同营地一对有趣的德国情侣的自驾车来到了玫瑰古城佩特拉。德国姑娘是个气质美女,白皙的皮肤,高挑的模特身材,配上阿拉伯头巾格外引人注目。

  佩特拉古城位于约旦南部沙漠,它几乎是全在岩石上雕凿而成的,岩石带有珊瑚宝石般的微红色调,在阳光照射下如火焰般绚丽。这里曾经极其繁荣,后来因红海贸易代替了陆上商路而衰落,7世纪被阿拉伯征服后沦为一座废弃的空城。直到1812年被发现而重见天日。如同被再次点燃的火焰,世界各地的游客们纷踏而至就为一睹她的灿烂。

  一进入古城,就遇上当地人主动要求导游,带着从山路行进,后来想想虽然有点冒险不过对于不擅长时间走路的小朋友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尝试。他带着我们离开主路,开始爬山,除了山羊与几只野狗一个行人都看不见,路也是越来越难走,有的地方只有很窄的乱石块上的脚印可以辨认出是一条小径,田田差不多被拖拉着上下山坡,我开始有点担心了,暗暗自责,不应该贸然相信这个陌生人。他觉察到我的不安,抱起田田说:“别担心,一会就可以看到其他游客了。”又走了约半小时,他突然朝山下一指说:“看!”我惊喜地发现我们已经站在了卡兹尼神殿的正上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几个爱探险的欧洲青年,毫无保护地就坐在了山崖边上,让人不由得为他们捏把汗。原来导游带我们走的是一条野路,只有这条路才可以俯视神殿。真可谓不经历艰险何以见到这壮丽的景观,再看田田一裤脚泥一裤脚土的,也为她感到骄傲。密密的游客在山脚下行进,我感激地望向导游。他又很艰难地帮我们从悬崖边空降到地面,才憨厚笑着接过小费一转眼就跑不见了。

  从佩特拉到死海,开车要两个多小时,没有合适的公共交通,只有打车,两位热心的警察保证我叫的出租车是绝对安全的。司机是个敦实的矮个大叔,黝黑的脸庞,走路有点一高一低,喜欢和田田开玩笑,原来他的女儿也一般大。一路上翻山越岭,荒凉而干涸,只有一次路过一个村落,大部分都是孤零零地卷起一片尘土。

  终于看到死海了,田田兴奋地在路边雀跃。酒店不但有自己的专属海域,还有儿童乐园可以寄放小孩子,我有一种老鼠掉进米缸的感觉。服务人员不但个个颜值在线还绝对贴心,不但为我们做死海泥马萨基还找来报纸替我拍照。果真是沉不下去,不过姿势不当稍不注意就会尝到苦涩的滋味,如果进入鼻子眼睛就够受的了,还要留心海底的乱石块。田田对又苦又咸的死海很是戒备,用小脚尖点了点就表示下过海了,然后就躺在躺椅上享受阳光,一心只想回到干净温暖的泳池里。不知道是否因为季节原因,偌大个酒店很多时候都只有我与女儿两个人,让从拥挤的上海过来的我们有点无所适从。倒是彻底洗刷了几天来奔波的劳顿,好好放松休息了一下。

  记得小时候课本上有一篇“死海不死”,死海的盐度太高,没有鱼虾和水草,所以称它为“死海”;但是它又淹不死人所以“不死”。那个时候觉得死海是一个既遥远又神奇的存在。此刻站在海边看海鸟掠过海面还是会有不真实的感觉,清晨的海水平如镜面,我对女儿说,“当有一天读到这篇课文时你应该会想起曾经来过这里。”


AG平台,AG官网
AG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