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历史上真的有柴窑么?现在有实物发现么?

发布日期:2020-03-07 00:35 作者:AG

  雨过,天青,云破处。按照这个思路去找。是窑变色。才会有这么多的颜色做将来。有乌云细雨蓝天,窑变色。在快手里。

  没有发现,高台县博物馆有部分藏品被认为是柴窑,但缺乏科学发掘资料。 窑址迄今未发现。 柴窑 一名最早见于明代曹昭《格古要论》,万历以后的《玉芝堂谈套》、《清秘藏》、《事物绸珠》、《五杂姐》、《博物要览》、《长物志》等书多论及此窑, 但众说纷纭。基本有两种见解,一为周世宗姓柴,当时所烧之器都叫 柴窑 ;一为吴越秘色青瓷即 柴窑 。对其形质,曹昭认为 柴窑 天青色滋润,细腻有细纹,多是粗黄土足,近世少见;张应文则谓 柴窑 不可得矣,闻其制云,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但均属传闻,未见实物。清末民国初有以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证诸 柴窑 ,仅有景德镇宋影青瓷相符;或谓可能张应文误以宋影青为 柴窑 而概括之。 柴窑 是中国古时五大瓷窑( 柴窑 、汝窑、官窑、哥窑、定窑)之首,创建于五代后周显德初年(954年)河南郑州(一说开封),本是后周世宗帝柴荣的御窑,所以从北宋开始称为 柴窑 。 后因长期未见其窑址,以钧窑代替了其宋五大名窑的位置。 周世宗帝柴荣曾御定御窑瓷:“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作将来”,以象征未来国运如雨过天青。 明文震亨在《长物志》中写道:“ 柴窑 最贵,世不一见……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未涂釉的底部呈现瓷胚本来的粗黄色。 清兰浦、郑廷桂在《景德镇陶录》一书中也说柴窑瓷:“滋润细媚,有细纹,制精色异,为诸窑之冠”,还说 柴窑 瓷久不可得,得到残件碎片,也当珍宝,用作服饰、帽饰; 柴窑 瓷片光芒夺目,如飞箭一般。 柴窑,后周柴世宗所烧,以其姓柴故名。后周都汴,出北地河南郑州,其地本宜于陶也。宋政和,官窑亦起于汴、汝,亦河南道所辖之州。柴窑: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滋润有细纹。足多粗黄土,制精色异,为诸窑之冠。论者必曰:柴、汝、官、哥、定,而柴不可得矣,得残器碎片,制为绦环玩具,盖难得而贵重之也。 古人所言的青如天,当指柴瓷的天青颜色。与汝窑所突出的天青相比稍有偏灰偏绿感,但比之唐、五代几个窑的青釉仍是柴器接近天青颜色。明如镜当指青釉透度和玻璃质感,与唐、五代窑青瓷比透明得多,明如镜即此。薄如纸,当是形容器物目测手拿时感到极轻薄。五代青瓷中薄厚不一,尝有极薄者仅达0.15厘米,比作纸,不为过。声如磬,指类似古代玉石制的击打乐器磬的音响,但从另面反衬出柴瓷胎质与烧结温控极好。足多粗黄土一谈,历来众说不一,有待探讨。 我国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著名古陶瓷研究专家冯先铭先生在《古陶瓷鉴真》一书中写道:文献中谈到景德镇早期瓷器,大都赋于色质如玉的赞美词句,如《景德镇陶录》对陶窑和霍窑有如下描述,唐武德时期陶玉和霍仲初运瓷器到关中地区,称为假玉器,两人所烧瓷器都进贡到宫廷。三十多年,从景德镇窑址调查,结合陕西地区唐墓出土瓷器,《景德镇陶录》上述记载得不到证实,半个世纪前国内外谈瓷的人对五代柴窑进行了一番考证。他们以张应文《清秘藏》书中的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四句描述为依据,考来考去,符合这四个条件的只有景德镇青白瓷。因此迄今柴窑也仍然得不到解决。 综合上述文献记载,他们所谈的陶窑、霍窑和柴窑都是不存在的,是明、清两代文人把道听途说的不实之词与景德镇宋青白瓷联系一起,牵强附会演绎出来的。 柴窑是否存在?我认为柴窑的存在是有充分的客观证据的。其理由如下: 1. 柴窑的存在,是有历史文献的记载和翔实的介绍。如明代洪武时曹昭的《格古要论·古窑器论》中记载:柴窑器,出北地河南郑州。世传周世宗柴氏时所烧者,故谓之柴窑。天青色,滋润细腻,有细纹,多是粗黄土足,近世少见。清梁同书的《古窑器考》中记载:柴窑,后周柴世宗所烧,以其姓柴故名。后周都汴,出北地河南郑州,其地本宜于陶也。宋政和,官窑亦起于汴、汝,亦唐河南道所辖之州。柴窑: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滋润细媚有细纹。相传当日请瓷器式,世宗批其状曰: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作将来。足多粗黄土,制精色异,为诸窑之冠。清程哲的《窑器说》和清佚名《南窑笔记》对柴窑器都作了介绍。郭葆昌《瓷器概说》对柴窑器介绍道:柴窑在今河南郑县。世宗本姓柴,故名柴窑。 2. 柴窑的存在,清宫内府曾有收藏的记载。据《清高宗御制咏瓷诗》一书有四首咏柴窑器的:《咏柴窑碗》 色如海玳瑁,青异《八笺》遗。土性承足在,铜非箝口为。千年火气隐,一片水光披。未若永宣巧,龙艘落叶斯。《咏柴窑枕》 《遵生》称未见,安卧此何来?大辂椎轮溯,春天明镜开。荐床犹蟹爪,藉席是龙材。古望兴遐想,宵衣得好陪。坚贞成秘赏,苦窳漫嫌猜。越器龟蒙咏,方斯倍久哉。《咏柴窑如意瓷枕》 过雨天青色,《八笺》早注明。睡醒总如意,流石漫相评。晏起吾原戒,华祛此最清。陶人具深喻,厝火积薪成。 从这几首咏柴窑器的诗文看,乾隆皇帝不但欣赏到柴窑器物,他还亲自睡过柴窑如意枕。否则,他老先生不会有睡醒总如意的感受。据民国赵汝珍《古玩指南》一书中记载:柴窑传世极少,故宫中尚可见之。传说蒋介石出逃台湾,把故宫内藏的柴窑器带走了。 3. 上海博物馆和北京近来发现有两件柴窑器。上海博物馆有件产于五代的白瓷镂雕殿宇人物枕。此枕既非景德镇产品,又非定窑产品。而北京有件五代白釉刻花碗,北京专家对此碗认定为五代时产品,为北方瓷,既非定窑产品也非景德镇产品。 综上所述,北京、上海专家得出相同结论:一、两件器物同为五代时产品。二、两件器物均为五代时精美白瓷。三、同为豆绿色。四、同为黄土胎。五、釉汁很薄。六、声如磬,从白釉碗上可以听到。七、从瓷化程度看,同现代瓷没有差别,这在1000多年前非一般窑可以做到。 综合分析,上海博物馆的白釉枕其品质应在当时景德镇和定窑之上。加上北京白釉碗的佐证,可以断定:除柴窑外,不可能有别的窑口能烧出如此精美的器物。由此,可以断定白釉镂雕殿宇人物枕应为柴窑产品。从而解开中国柴窑史的千古之谜。

  有实物。缘分到了会看到。只是展示在你面前时,你有足够的文化知识储备,才能欣赏它的每个细节……

  什么窑变,是真有彩虹,你没见过别乱说,说什么天青,你真会改,我这里有实物证明


AG手机注册
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