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柴窑瓷器的真容——最可信的唯一存世柴窑瓷器

发布日期:2020-03-07 00:35 作者:AG

  相传柴窑是周世宗柴荣于五代周显德初年所烧,出自当时的北地河南郑州,但至今未发现实物和遗址,根据本人的研究,已经不会有什么遗址了。因为曾经的柴窑声名贯耳,在宋代中期就已经片瓦难求,若有遗址,必定会传承至宋代,之后代代相传也就无从考证了。最有可能的两个结论是:一、柴窑的工匠们在周世宗去世后,忠于其政权而不再烧造,窑口解散,技术不外传。二、柴窑的关键技术只有周世宗本人掌握,之后随之失传。其后,原来柴窑的工匠利用柴窑的技术摸索发展出了汝窑。因此,汝窑相当于继承了柴窑的一些特点,比如以天青色为主。......

  ”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作将来“是周世宗对柴窑的要求,意思就是必须以雨过天晴之时,白云散开露出的天蓝色为标准。而后人对见过的柴窑瓷器的描述是“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滋润细媚有细纹,制精色异。为古来诸窑之冠,但底部大多粗黄土色”。对于这些描述,首先我们要以客观科学的态度进行甄别。从描述上看,都有夸大的成分,但不多,说明柴窑瓷器相对于那个年代和技术水平确实是做到了非常精美的地步。我们可以总结出柴瓷的几个特征:一、必然是以天青色为主。理由有2。1、皇上金口,言出必行。2、后人亲眼所见的描述,“青如天“;二、釉面玻璃质感极高,有明如镜的效果;三、釉面极薄,如同纸张一样;四、釉面有细细的开片纹路;五、质量极轻;六、必定符合古人的审美价值标准,给人以精致、精美的视觉和感受;七、胎质疏松,底部多不上釉,显土黄色胎质。说明底部上釉者更为珍贵稀少。以上述的特点为依据,本人恰好从朋友处得到一个小梅瓶,特点请各位好好比较。以下图片为实物拍摄

  从图片可以看到这件小梅瓶整体符合上述总结的柴窑瓷器的所有特点,特别是“滋润细媚有细纹”和“制精色异”的描述,也就是釉水滋润如蓝色的凝脂,有细媚的透明开片纹,制作精致,釉光如镜,光彩异于一般瓷器。下面,我们先从理论上解释这件瓷器的状态。

  在工艺上,要使釉色达到透明,光泽类似镜面,釉层又极其稀薄的效果,那么对釉层物质的配方要求就非常高了。第一、它的釉面不是类似现代瓷器的熔盐釉那种稀薄光亮,而是有化工特性的透明凝脂釉质。釉水的成分本身要具有很大的透明度,且稀薄又能挂釉,有明显的凝结感;第二、釉水的化学性质必须稳定,能承受很高的温度而不变化。这种要求可谓苛刻,但却在这个梅瓶上很大程度上实现了。釉面相对均匀,光亮如镜,釉层薄到什么程度呢?在高温下,部分釉面起泡而破,形成了明显的瑕疵。但也正是这些泡破处,揭示并应证了柴窑的标准——釉面“薄如纸”。

  这种工艺上的苛刻要求,使得对釉水配方和烧制时的窑内环境提出了客观地、极其严格的要求,只有对所有细节把握完美,才不会发生如此瓶这样的瑕疵,才能得到合格的精美产品。因此,可以判断,柴瓷的产量极少,成品率极低。

  再看,釉下是水墨画的青云翠竹营帐图。以蓝天天青色映衬下的军旅景色为主图,技法精简粗犷,又不失细处。每一处都是寥寥数笔,一气呵成,非大家所不能及。更值得惊叹的是,水墨釉下彩!为本人所仅见。独一无二。

  胎体极薄,高18厘米的瓷器,整体质量仅30克,比一般瓷器轻许多,就土质胎质而言,也做到了极致。

  这梅瓶身上显著地体现着柴窑瓷器探索性与摸索性的工艺痕迹,估计为柴窑瓷器成熟期的瑕疵产品,再加上那工整的篆书“柴”字款,证据充足。综上所述,此件小梅瓶非柴瓷莫属。


AG手机注册
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