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延续绿色的希冀pp——鄂尔多斯市林业科技成就巡

发布日期:2019-10-01 17:15 作者:AG平台

  翻开中国的版图,鄂尔多斯就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祖国北疆万山叠翠之中,她以绿色为旋律,以生态为基调,以创新为动力,沐浴党的阳光,合着时代节拍,赶超前行。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描绘这美景的“功臣”首属林业科技,它们与“绿色鄂尔多斯”的“质”和“量”息息相关,已走过56载春秋的鄂尔多斯市林业治沙科学研究院,牢记责任与使命,以坚定的信念,用科技的力量,在浩瀚无垠的库布其大漠,在漫无边际的毛乌素沙地,在被称之为“地球癌症”的砒砂岩上,捍卫生态安全,钻研林业治沙科学技术,造福草原儿女…… 无疑,在“绿色鄂尔多斯”赢得掌声之际,人们更愿意探秘鄂尔多斯林业治沙科技发展的轨迹,追求那抹延续绿色的希冀。

  “干旱少雨,年降水量只有150—440毫米;风大沙多,全年大风日在17—35天……”说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鄂尔多斯恶劣的自然条件,老一辈林科人可谓是感触颇多。

  的确,如老一辈林科人所记忆中的那样,鄂尔多斯独特的气候特征以及地理位置,再加上具有沙源的地质地貌,构成了鄂尔多斯境内北有库布其沙漠,南有毛乌素沙地景观。轻度沙化面积占总土地面积的86%。其余地区除沿黄河边的冲积平地而外,均属黄土沟壑丘陵区,水土流失相当严重,90%以上的土地,不是沙化就是水土流失,或者既沙化又水土流失,造成了当时的鄂尔多斯,农林牧业生产条件差,防风固沙和水土保持任务十分艰巨的特殊环境。

  历史的长河奔流不息。为了加快鄂尔多斯的林业建设速度,改变生态环境的恶劣面貌,做到投资少、见效快,研究和推广适合本地区的林业科学和生产技术,1963年,原伊盟行署决定将东胜苗圃改建为伊盟治沙造林科学研究所,1984年,与伊克昭盟沙漠研究所合并为伊克昭盟林业治沙科学研究所,即为鄂尔多斯市林业治沙科学研究院的前身。1963年的那一刻起,鄂尔多斯的第一代林科人便开始在这片创业的热土上,用当时手工作业的方式,走上了林业治沙科学建设、研究、发展的绿色征程。

  刚诞生不久的林科所,就已承担起植树造林防沙治沙的重任,着手开展《内蒙古西部地区杨树引种与选育》项目,该项目从不同地区引进103种杨树,进行造林试验,筛选出意大利5号、加拿大杨、二白杨等比较适宜鄂尔多斯立地条件的品种。如今,放眼鄂尔多斯大地那成片成片的杨树林能绿荫遮蔽,都要归功曾经的树种引进与选育。

  从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林科人员已不仅仅局限于落叶树种的培育,开始引进常绿树种,启动了《樟子松育苗》项目,这一项目首次从东北引种樟子松到鄂尔多斯地区,并通过试验总结了樟子松育苗的土壤条件、地表温度以及越冬措施等关键技术,通过樟子松的引种及成功育苗解决了硬梁地种植杨树形成“小老头”的问题,同时也为鄂尔多斯地区开辟了一个新的针叶树造林树种,后期围绕樟子松和乡土油松等继续开展了《沙区植松》《毛乌素沙地流动沙丘针叶树固沙造林技术研究》《西北地区年产50万株容器育苗技术研究》《干旱、半干旱地区针叶树容器育苗技术推广应用研究》等项目,提出了樟子松的造林适宜条件和造林技术,并广泛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推广,常绿针叶树种樟子松逐渐成为鄂尔多斯地区国家林业重点工程、全民义务植树、城镇绿化的主要树种,丰富了鄂尔多斯地区的造林树种,为植树造林防沙治沙提供了种苗及技术保障,为后期生态文明建设的跨越式发展奠定了基础。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犹如一股沁人心脾的春风吹拂祖国大地,不仅仅跃动开放发展的节拍,还伴有生态建设的和声,党和政府愈发重视发展林业生产。这一刻,包括林科人员在内的每个鄂尔多斯人都对自身地区自然条件有了充分的认识,但由于地区幅员辽阔,劳动力资源较少,使得种草造林速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地区沙漠化和水土严重流失现象一直难以得到有效抑制,积极探索一种全新的造林技术,就成为防沙治沙改善本地区生态环境需要攻克的难题。

  在面临巨大挑战前,《飞机播种造林种草治沙试验》拉开帷幕,按照飞机播种造林规划设计,用飞机装载林草种子飞行宜播地上空,准确地沿一定航线按一定航高,把种子均匀地撒播在宜林荒山荒沙上,利用林草种子的植物学特性,在适宜的温度和适时降水等自然条件下,促进种子生根、发芽、成苗,再加之封禁及抚育管护。这一实验摸清了适宜飞播的立地条件、适宜飞播的物种及配比、播量、适宜播期和最佳混播植物类型等,飞机播种造林具有功效高、成本低、便于在人工造林困难的地区大面积造林的特点,经飞播造林,原来寸草不生的流动沙丘变成了固定沙地和优良的打草场,该成果当时在国内达到了先进水平。

  鄂尔多斯市林业治沙科学研究院院长刘朝霞,1984年参加工作,正好赶上飞播种草治沙试验阶段,当时的工作场景依然历历在目,飞播组的同志们提前几天就要做好人工布线打桩工作,规划飞播区域,之后再等待在自己的区域上导航,等候飞机飞来,做地面指引工作。这一等,就是几个小时,不仅要等,还要承受骄阳酷暑的炙烤,实在晒的难以坚持时,就会爬在沙地上,将头伸入沙蒿林里暂且避避暑。正是有着林科人当年不懈的努力,才换来今天的郁郁葱葱。刘朝霞自豪地说:“每次野外探测,我们一眼就能辨认出哪些是当年的飞播植物,花棒、杨柴这些曾经的飞播植物到现在已经几十年了,对眼前的鄂尔多斯生态建设功不可没。”

  从1978年开始试验,到1988年启动《毛乌素沙地飞播造林种草治沙中间试验研究》项目,验证了《飞机播种造林种草治沙试验》项目所取得的各项技术指标的可靠性,同时又在适宜飞播范围、飞播立地条件类型、适宜混播植物种以及播期上有了创新和突破,研究总结出了成套的飞机播种先进技术,居国内先进水平,为后期鄂尔多斯的飞机播种提供了理论依据,并推广应用到鄂尔多斯周边地区,取得了明显的效果,仅在中间试验的4年时间里,鄂尔多斯地区就完成35.3万亩的飞播面积。

  银燕展翅播绿色,漫漫黄沙着新装。鄂尔多斯飞播造林种草治沙取得的成果证明,这是沙区进行植被建设速度快、成本低、省工省时的新路子,曾先后3次获得林业部和自治区科技进步成果奖。这一成果也引起了国外有关人士的极大关注,在《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期间,来自世界各地荒漠化治理专家、学者称赞,鄂尔多斯飞播造林种草治沙开创了一条治理沙漠、建设草原的绿色丝路。

  走进伊金霍洛旗札萨克镇台格庙试验场,最直观的颜色就是:绿。这里到处都是参天的大树,笔直挺拔的白杨树,碧绿滴翠的松树,四季常青,绿茵环绕,漫步在小道上,犹如绿荫下的“时光隧道”。

  随行的刘朝霞介绍说,占地近万亩的试验场,是1980年开始建设,几乎每一个鄂尔多斯林科人都在这里洒下过辛勤的汗水,无数个林业科研项目在这里实施完成,从最早的杨柴打草场建设起步,到常绿树种在流动沙丘上造林技术的研究,再至人工播撒造林技术的成熟,以及杨树引种试验的推进……如此种种,“一门心思”只为给荒山大漠增绿添翠。

  生态建设是林业科研的永恒主题。56年来,从山地、沙漠到低丘、湿地,鄂尔多斯林科院在荒漠化防治、林业生态研究方面的成果,已发挥出重大的效应,每一项林业科研成果,宛如一曲生态绿色韵律而轻轻拨动,在荒漠化防治中弹奏着动人的曲目,成为播撒绿色希望的最强音;勤劳智慧的鄂尔多斯林科人创造出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植树造林技术,仿佛一座座绿色的丰碑,为鄂尔多斯生态建设起到标杆指引作用。如:《西北地区年产50万株容器育苗生产技术的研究》提出的容器苗造林技术改变了鄂尔多斯传统裸根苗造林方式,这在我市生态建设领域是一次技术变革,可提高造林成活率30-40%,至今,鄂尔多斯地区乃至全国范围的其他地区根据需要,仍在沿用容器苗造林技术;从《伊盟城镇园林绿化研究——乔灌草花卉及庭院经济开发研究》筛选出一批适合本地区栽培、观赏价值较高的绿化植物桧柏、露水柏等,并总结了城镇庭院绿化美化的配套技术,开启了鄂尔多斯地区城镇、园区、景区的绿化建设,在当时属于自治区领先,生态建设范围由荒山造林扩展到了城镇的绿化、美化,推动了后期鄂尔多斯地区城镇、园区、景区的绿化建设;《优良灌木柠条利用技术试验示范》项目,从柠条种植到平茬、复壮、利用全过程的关键技术问题进行试验示范研究,解决了柠条永续利用、农牧民饲养牲畜饲草科短缺的难题,为防治土地沙漠化、水土流失,促进生态保护与建设,实现林业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效途径;《干旱半干旱地区文冠果育苗造林技术研究》项目,从文冠果种子等级选择、播种期、覆土厚度、肥料配方等方面,通过8年的试验研究,优化了文冠果的育苗技术,优化了文冠果的造林技术,为鄂尔多斯地区文冠果种植提供了技术支撑,对全市沙区产业结构调整及可持续发展,建设特色沙区能源林基地具有重要的意义。

  事实证明,绿色鄂尔多斯每一次大发展的背后,必有林业科技重大科研成果的突破作为支撑;林业科技的每一项重大成果,也必然催化鄂尔多斯防沙治沙和林业生态建设的快速发展。

  林业科技成果要转化为现实生产力,需要林业科技人员脚踏实地地埋头苦干和无私奉献。

  “没有住处搭草棚,没有电灯点柴油灯,别人是躲着沙尘暴,我们是见沙尘天气来袭,急忙出门迎着黄沙进行野外观测,风力、风向、风速……”鄂尔多斯市林业治沙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赵雨兴,至今都记得自己1986年刚参加工作时,院里老一辈林科人讲述五六十年时的工作状态。虽说自己的工作环境与过去相比,已有了很大的改善,下乡有大卡车接送,但林科人在做试验时的勤劳与钻研是不言而喻的。赵雨兴记得,在承接《毛乌素沙区立地分类评价和适地适树的研究》项目时,每天早出晚归,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的时间是与泥土相伴的,走过毛乌素沙区在我市境内的所有乡镇、村社,调查标准地3968块,调查了7个乔木树种,10个灌木种,挖土壤剖面1200个,做树干解析604株,采集植物标本769套,最终诞生了具有实用价值和影响深远的科研成果,推动鄂尔多斯林业治沙阔步前行。

  在记者采访中,不少林业科研人员都感同身受,深知林木良种选育需要经历漫长岁月,一个周期多则数十年,少则以十年计。从事林业科研这个行当,可能耗费一生心血,还是选育不出一个良种。1979年出生的任余艳恰恰选择这个专业,2007年大学毕业,来到研究院任林业高级工程师,从事着林业生态保护、荒漠化防治等科研工作。任余艳笑着打趣道:“像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女同志都是胭脂和粉,散发淡淡的香味,而我们却无暇拨弄,每天风吹日晒,皮肤粗糙而黝黑,早已失去女子本该有的白皙、娇嫩,但无悔于这样的选择,因为肩头承担的是绿色使命。”

  就是这样不变的追求,鄂尔多斯林科人不遗余力地服务林业、经济与生态建设,用青春年华和毕生精力谱写了壮丽诗篇,以坚实脚步和敢创精神留下了闪光足迹,用满腔热血和辛勤汗水为国家和鄂尔多斯林业发展以及生态环境建设做出了令人瞩目的贡献,创造出“献身林业、严谨务实、自强不息、勇攀高峰”的鄂尔多斯林科人精神。

  他们身后的鄂尔多斯市林业治沙科学研究院,也已成为一所集科研、生产、经营、开发于一体的地区级公益性林业治沙科研机构,作为地区级科研单位,围绕鄂尔多斯市生态环境建设的技术关键,进行选题立项,开展科技攻关,累计承担科研项目100余项,共取得国家、自治区级科技奖项20余项,为地区林业生态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曾多次受到国家和地方的奖励,1983年被原伊克昭盟党委评为科研先进集体,同年受到国家林业部、国家民航总局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的嘉奖,授予“全国飞播先进单位”称号;1992年被原伊克昭盟行政公署评为科技教育先进单位;2002年被评为全国防沙治沙先进集体;2004年获鄂尔多斯市“巾帼建功示范岗”称号;2006年被评为“全国林业科技先进集体”。

  56年岁月留痕,一代又一代鄂尔多斯林科人,在这片承载梦想的土地,为实现“绿色鄂尔多斯”,挥洒汗水,执着奉献,无怨无悔地用朴素的情怀、满腔的热爱、不懈的努力,延续绿色的希冀,在鄂尔多斯大地留下扎实而美丽的足迹。迎着新时代的朝阳,鄂尔多斯林科人又怀揣新的梦想,守望相助,初心不改,继续书写着生态文明的壮举。


AG平台,AG官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卫生间防滑关键在地砖 地砖如何选?__中洁网
AG平台